第二十二章、变态老头(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糖糖小时候有学过钢琴,后来因为课业繁重而放弃,但糖糖这阵子不知怎么搞的竟又想要练琴,一跟她爸爸撒娇要他把钢琴给运上来,伯父当然说什么也不肯,钢琴一台这么昂贵,要是不慎被运货公司撞坏了那该怎么办

    但伯父又拗不过他这宝贝的小女儿,寄了一笔钱给糖糖,要她去买台便宜点的电子琴,糖糖开心极了,直说他爹地是天下间最好的爸爸。

    糖糖知道我下午没课,直囔囔要我陪她去,要不然就不理我了,真是地逛乐器行对我来说还真是提不起劲,唉

    不去又不行,本想说下午有篮球赛好让糖糖知难而退,谁知她竟说愿意等我比赛完,唉该来的还是避不过,今天我和阿州都有出赛糖糖怕被人瞧出端倪,又怕我见到她和阿州搂搂抱会出醋,乾脆不去看比赛,和我约在下午两点半西门町见,糖糖买了中餐回宿舍吃,饱餐过后看看电视听听音乐。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回房间换件衣服,糖糖挑了一件灰色螺纹大v领休闲上衣,怒耸浑圆的部将上衣撑的紧实,虽说不是低的款式,但糖糖还颇为有料,还是能够形成一小截的沟,露出小部份雪白的房,下身搭配一条蓝色复古低腰短裙,配上一双半包尖头高跟鞋将糖糖的美腿修饰的更显修长匀称,糖糖看看天气显的有点凉,想想还是穿件外套吧。

    糖糖在路口叫了部计程车,刚坐上计程车时,糖糖就感觉到司机神色有异,一直猛盯着她的白皙美腿猛瞧,糖糖连忙调整坐姿把裙子往下拉以免春光外泄,司机不时就找话题要和糖糖哈拉

    但糖糖不爱和不熟的人闲聊,也就冷冷不太搭理司机,司机也很识相乖乖的开着他的车,糖糖感到有点疲倦头昏沉沉,心想反正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在车上便打起瞌睡,半睡半醒之间所以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姿势,浑圆雪白的美腿微微张开,又美又诱人,那好色的司机也发现了,不时透过后照镜张望,看能不能瞧见裙里的春光。

    只见糖糖穿着一件粉红的薄纱小裤裤,稀稀疏疏地柔毛,一道诱人的裂缝若隐若现,看的他裤裆里的把裤子撑起一大块,而糖糖还浑然不知却仍就睡着香甜,司机心不在焉的开着车,频频出现了危险镜头,车身摇来晃去,让糖糖感到有点不适,稍稍挪动身体,谁知领口竟露出好大一片空隙,两团白嫩的球摇来来晃去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司机看得简直目不转睛、血脉喷张,裤档里的傢伙涨的难受极了恨不得将车子开到也野外跟这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搞上一。

    糖糖被她的手机声给吵醒,谁知竟只是一封无聊的简讯。

    糖糖揉揉迷濛的双眼,睁眼一看只见司机不停透过后照镜上下的打量,糖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然,又见自己口露出好大一片白,赶紧调整坐姿把前的拉链拉到最高,糖糖留意到司机不断从后照镜偷望她,每当和他有眼神接触便迅速把目光移开,糖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谁知着司机竟这么无胆,被糖糖这么一瞪就不敢在偷瞧。

    司机见糖糖有了防备,便觉得索然无趣,专心的开着车,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糖糖看看时间竟早到快半小时,糖糖想想反正还有点时间就四处晃晃,糖糖在品店闲晃听到后面有个低沉的声音,她转头过去看,差不多20岁左右的年轻人,年纪和自己相仿的,糖糖没有讲话,那个男生再次开口询问她,只见糖糖双手交叉的放在前,冷冷的问:有什么事情吗

    想也知道这一定是来搭讪,糖糖面容姣好、身材玲珑有緻,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她,像她搭讪的人络绎不绝,但她向来厌恶搭讪的男子,总觉得他们都不是真心,那个年轻人笑着说:没有,只是看着美丽的小姐单独一个人,想跟你认识一下。

    如仙似幻的脸蛋变得冷若冰霜,淡淡的开口:我有男朋友了,没事的话,请别妨碍我逛街。

    听完糖糖的话这男顿时愣在那,心想这女的也太酷了吧糖糖见他不走便自顾自不出品店头也不回的走了。

    糖糖在街头闲晃着又有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糖糖实在是烦极了心想怎么会有多无聊男子,她不耐烦的转头过去看,只见老伯伯一边咳嗽一边缓缓的说:嘿妹妹,武昌街怎么走

    糖糖心想原来这伯伯是要问路啊亲切的说:从这直走后右转就是了。

    老伯伯说了声:谢谢妹妹

    只见他步履蹒跚往走指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咳嗽,糖糖童年的时候是由爷爷养大的,因此和爷爷的感情好的很,以前每逢星期假日都会去探望两老,只是现在台北读书,比较没时间回去看望他们,但还是会不定时打电话回去报平安,糖糖见那老伯伯老态龙锺的背影,不竟想起在乡下的爷爷,怜爱之心油然而生,看看手錶还有点时间,反正武昌街离这又不远,不如好人就做到底送他一程,糖糖过去扶着老爷爷的手,热心的说:来伯伯,我扶你。

    老伯伯感激的说:妹妹你真是好心。

    糖糖笑笑没有说话,这老伯瘦瘦中等身材灰发半秃,框着副老花眼镜,几道狭长暗色的皱纹就那么挤一堆在额头,但身体还算硬郎。在路上糖糖和他闲聊,原来她这次来台北市来找老朋友叙旧的,老伯伯说他是老荣民早年在军中任职,退役后本想做各小生意谁知一时误信人言老本就被骗的光,现在只能考捡破烂维生的收入相当有限。

    糖糖看看老伯伯手上地址,一时间不着头绪,两人便在巷道中绕来晃去,老伯伯见糖糖这么热心一想到不知多久没人对他这么好了,眼框不禁红了起来:妹妹你人真好。好久没人对我这么好了。

    说着说着想起自己无依无靠生活又困苦,竟搂着糖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了起来,糖糖也一时慌了手脚,毕竟自己是女孩子让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那成何体统,但又见他十分可怜也就由得他了,糖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慰:老伯你就别难过了。

    老伯伯也不知多久没和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搂在一起,他感觉一对浑圆娇挺的双贴紧着自己的膛,那软而有弹的感,实在太美妙了,不禁在裤档中挺直起来糖糖也感受到他私处的压迫,不禁满脸通红,这时真是进退两难,愣在那不知该怎么办,推开他又怕伤了老伯伯的自尊心,但总不能任由他这样抱着吧

    糖糖隐隐感觉到觉得他的上在自己私处磨动,老伯伯的很明显的在膨涨发硬,糖糖秀丽的脸蛋又羞的更红了,心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微微使劲推开老伯伯,糖糖细嫩的脸蛋泛起一片红晕,头压的低低地不敢直视老伯伯,细嫩的小手比了比老伯伯的下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老伯伯也知自己失态,两个人半天没吭声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过了良久,老伯伯才一脸歉疚的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出冲动,才会见老伯眼眶中又充满了泪水,糖糖连忙抚慰他说:伯伯我不怪你,你别哭了。

    老伯伯垂头丧气的诉说着往事,老伯伯说他以前是军人,他怕会辜负人家,因此也就没有娶妻生子,而他退役后钱又被骗的光,没钱没势又有谁会嫁给他这么一个糟老头,老伯不好意思的说:唉说来可笑,我活到这把岁数了,还是个处男。

    糖糖一脸讶异心想不会吧谁知张伯伯忽然跪在地上磕起头来,糖糖一惊连忙扶起他:伯伯你这是干麻

    老伯伯倔强的不让她扶:妹妹你是个好人,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要不然我就不起来了。

    糖糖迫於情势:伯伯我答应你就是你快起来。

    又问:什么事你说

    过了半饷伯伯才用细如细蚊的声音说:你帮我打手枪好不好

    糖糖甚是惊讶老伯伯怎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老伯伯瞧糖糖面有难色竟又唏哩哗啦的哭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听不清楚的话:我知道我老不修癞蛤蟆想吃天鹅这种事怎会有人答应

    糖糖红着眼,低着头,想了一想,咬一咬牙:好啦我答应就是了。

    他又跪了下来朝糖糖嗑起头来:妹妹你真是好人,女菩萨。

    糖糖不发一语把伯伯扶了起来,缓缓的褪去并解开伯伯的裤裆的拉炼,蹦的跳了出来,颇为讶异老伯的是又又长青筋环绕甚是吓人,本令人难以想像会是个70多岁老人的,糖糖伸出细嫩的小手套住了那,缓缓地帮伯伯套弄起来了,又揉又捏,忽快忽慢,不时轻抚弄着子孙袋,又有时轻刮

    倒贴ok?小说5200

    过头的周围敏感处,时而快速套弄,老伯那曾体验过这等舒畅的境界,双眼发直,不自觉地:啊啊叫了出来,糖糖见伯伯脸上扭曲的表情不镜觉得好笑。

    但是手里的工夫却丝毫没有半点含糊,现在一心只想快点帮伯伯弄出来,搞得五、六分钟过去了,却涨得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糖糖实在是不信邪,凭我灵巧的双手,他怎么可能撑的了这么久,照理说早就该泄了。

    糖糖好胜心油然而生,就不信老伯还能撑多久,嚥了嚥口水,缓缓的在唇边聚集了一点唾,慢慢地吐出一大口的口水,滴到那要命的大上头当作润滑,加快了速度,配合口水快速地上下套弄,一头褐色的秀发飞扬飘散在阳光中跳动,形成了一副动人心弦的媚惑景象,细嫩的小手势又酸又疲,谁知老伯伯还是直挺挺的,实在是无可奈何,双手撑在地上无奈坐倒在地,沮丧的说:老伯我不行了,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你实在太猛。

    糖糖还穿着短裙,坐在地上不免露出雪白的大腿,那细嫩光滑的肤质,不免引得老伯多看了两眼,她的一双雪白的大腿并拢着,小腿微开,感撩人的小裤裤,稀稀疏疏的毛,依稀可见粉嫩嫩的花瓣,看的老伯心头:碰碰的跳个不停,瞧老伯一脸心不在焉,也没发现自己春光外泄,还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见老伯一脸望眼欲穿的模样,才发现老伯望着自己的裙底发呆,才惊觉自己走光了,连忙并腿端座,站起身来满脸飞红羞涩极了,娇嗔的说:老伯不理你了,我要走了。

    老伯连忙拉住的手腕:好姑娘你别走嘛,你在帮帮我。

    糖糖实在不忍心撇下这个老头,她柔声的说:老伯实在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你太厉害

    老伯伯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要不然我还有各办法只怕你不答应

    糖糖心想老伯该不会要我和他**吧这可不行急急忙忙的说:老伯你要我和你做这档事,那实在匪夷所思了,你这要求太过分了。

    老伯不禁笑了出来:故娘我没这么老不修,我只要能看看你的**我就满足了。

    虽说和索想的有一段差距,要她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裸身实在令他很难为情,糖糖犹豫的说:不行啦这样不太好啦

    老伯又跪在地上,扯着手腕求着她:姑娘你就答应我这将死之人,求求你。

    糖糖心一软就这么答应他了,羞涩的拉下拉炼,缓缓解去上衣的扣子,俏脸泛着红霞、娇羞无限,头压的低低地不敢直望老伯。

    糖糖全身雪白细緻的肌肤和像雕像般匀称的完美比例,粉红色的蕾丝罩上面佈满花形状蕾丝,双之间深陷的沟看起来甚是诱人,老伯口水猛吞:妹妹我能看嘛

    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怎可以让各老头子胡乱,糖糖摇摇头示意说不行,老伯双掌合握,又在那苦苦哀求起来,糖糖见他可怜哀戚的神情,实在不忍拒绝他,心一软无奈的只能同意,老伯双手颤抖按在糖糖那饱满怒耸的脯上。

    老伯熟练的动作巧妙的搓揉一点也不像是生手,阵阵新奇的快感,让糖糖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弄得捏得也心烦意乱、躁乱如麻,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快感,直觉告诉糖糖在这样下去是不行,但美妙的感觉另她全身酥麻使不上力老伯更指尖将糖糖的罩布端轻轻一勾,糖糖惊呼一声:啊老伯不行

    饱满娇挺的房:蹦的弹跳出来,白皙细緻、高耸饱满的美,那淡淡粉色花蕾,看的老伯虫冲脑、**攻心,发狂似不管糖糖同不同意,贪婪的吸舔饱满圆润得美。

    糖糖全身软绵棉的,知道这样不妥,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一想到伯伯这么可怜也就放任他,让老伯伯感受到这世间也是有温暖,如此的代价真是微不足道。但人都是贪心的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满足了,伯伯竟然得寸进尺掀开的裙子打算直捣黄龙,糖糖当然可不能任他予取予求了,女孩子私密地带,怎可让一个老头子抠抠。

    老伯不停的拉扯着小裤裤,糖糖着急的提着裤头,频频扭动娇躯闪躲,嘴里直呼:老伯不行你快住手

    糖糖一时失神,老伯顺势将小裤裤拉褪至雪白的俏臀下,整个人压在糖糖身上,庞大浑圆的头已顶在紧闭湿润的花瓣,老伯伯这时早已杀红了眼,糖糖挥舞的玉臂垂打的老伯地背膀,无奈糖糖微弱的力气本撼动眼前这座大山,糖糖呼喊求饶的说:老伯你快住手不行不可以这样这些话这老头早已听不进去,屁股一沉,便全没入糖糖的紧窄娇小蜜,这时有位老妇人在那喊叫:死老头又在欺负年轻女孩。

    说着说着竟把脱鞋给丢了过来,老伯伯吓了一跳连忙闪开,老妇人拿了扫把在那老头身上猛k,老伯痛的抱头乱窜,无奈只得放下到嘴的美逃之夭夭,边跑还边回头骂道:臭婆娘又坏我好事。

    老妇人跑到糖糖身旁关心的问说:小姐你没事吧

    糖糖摇摇头说:没事婆婆谢谢你。

    婆婆看看糖糖衣衫不整:小姐你快把衣服穿好这样成何体统。被人见到那还得了,你快整理一下,我帮你把风。

    糖糖羞的满脸通红,连忙背转过身整理衣物把钮扣上,穿起小裤裤,把外套的拉炼给拉到最高,婆婆见糖糖穿好了,便跟糖糖说起事情的原由,原来那老伯是这里的变态,老是利用年轻女孩的同情心来欺骗他们,已经不知有多少入世未深的女孩被他给欺骗惨遭他的蹂躏,糖糖听了是气极了忿忿的说:老不修死老头去死死好了。怎会有这种滥人,真是王八蛋

    糖糖看看时间,啊迟到了快20分钟。

    我远远就见到她边跑边找寻着我,我向她挥挥手示意我在这,我拉着她的小手,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问说:老婆怎么这么慢,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糖糖喘了口气:对不起,人家因为一点事耽搁了,害你等这么久。

    我笑笑的说:不会啦才等这10几分钟算什么,就算要我等你一辈子我都愿意。

    糖糖听了感动不已,内心一阵温暖甜蜜,她靠在我的肩膀想起刚刚的事,眼框泛红:老公还是你对我最好。

    我抚着她的脸颊:傻丫头我不对你好,要不然要对谁好。老婆走,我们逛街去吧。

    糖糖甜蜜温柔的说:嗯走吧。

    她也很主动地贴近我,搂着我的腰际,哇这一刻是多么甜蜜,她饱满的酥频频触碰在我的手臂和腰侧,那种酥软温柔的感觉,真是令人心痒难耐,我忍不住轻轻拍打她的小巧圆润的翘臀:老婆你的小屁屁好友弹呢

    糖糖这人最爱面子了,平常哪可能让我这样乱,但糖糖今天却对我特别的柔顺,只见她娇嗔的说:老公你坏,又在欺负人家。

    我和她额头相触碰,笑着说:谁叫你长的这么美

    我把糖糖的小蛮腰一抱,蜻蜒点水似吻在她的薄唇上,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糖糖红通了脸,一脸纯情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糖糖怕羞推开了我,娇滴滴的说:老公别这样,很多人在看。

    她这楚楚动人的神清,我看天下间的男人都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糖糖主动地牵着我的大手里,带着我走进一家规模颇大的乐器行,一楼为电脑音乐区,各式半u的桌上型音源,软体,书籍都可在此找到,二楼主要为pa器材、混音机、多轨硬碟录音座dj用混音机、扩大机、喇叭等等、三楼为、bass区,四楼主要为传统钢琴、提琴区,反正是琳瑯满目什么都有。

    糖糖兴奋地拉着我四处观看,看着她开心的模样,我也跟着她开心起来,就算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还是耐心的陪她观看选购。大约花一个半钟头,到处玩玩器材,糖糖才选定一台电子琴,糖糖先付了订金,剩下的余额等货到才付款,糖糖挽着我的手臂,不好意思地吐了吐香舌:老公真是难为你了

    我捏捏她的小鼻子,苦笑的说:傻瓜谁叫你是我老婆,只要你开心要我做什么都没关系。

    糖糖双手环抱着我的腰际,撒娇的说:老公你对我真好。

    我靠着她的额头,看着她水亮的眼睛:老婆,你会不会渴,要不要喝点饮料

    糖糖点点头:好啊

    我们亲密的手牵着手来到一家便利店,我在里头闲晃而糖糖则去买饮料,糖糖糖柔声的问说:老公你要喝什么,纯喫茶好不好